96岁老人昏倒在地路过83岁退休医生跪地急救:职责所在www.5098.c

发布日期:2019-11-05 17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事情发生在5月19日上午,病人是建德市梅城镇滨江村的,姓潘,今年96岁;施救的是建德二院的退休医生于守堤,今年也已83岁。

  温暖的一幕,引发了网友广泛的转发点赞,并迅速吸引了媒体的注意。对一名医生来说,路遇危难出手相救也许是职业本能,但其中是否还有更多的故事?5月21日,钱报记者奔赴梅城,挖掘这一动人善举背后更多的细节。

  于医师和老伴住在二院家属区一幢上世纪80年代的房改房里。眼前的他很消瘦,但手心很柔软,笑容很温暖。

  老伴何友亚退休前也是二院的护士,事发时也在场。昨天上午,她还特地去病房想看看潘大爷,但病人已经不在了。陪我采访的二院院办叶主任说,老人出院后,已经于昨天凌晨过世。可以察觉得知这个消息时,二老眼中的遗憾之情:“毕竟年纪这么大了……”

  19日上午七点不到,于守堤不放心身体不好的老伴独自出门,陪她一起去买菜。在菜场边,他看到人群围成了一个圈。开始以为出了车祸,走近才发现一个老人平躺在地上,不省人事,一个中年男子正在给他按压胸口做心肺复苏。

  “第一感觉是,小伙子不错,还懂做这个;但仔细一看,他的做法不标准:动作太快了,没有节奏;力度也不够。”于守堤赶紧上前搭了老人的颈动脉,没有脉搏,于是立即口对口进行人工呼吸。四五个循环后,老人呼吸一度恢复,但很快又停了。

  于医师又对患者进行心肺按压,老人的家属——那位中年人则接替他进行人工呼吸。“小伙子蛮灵光的,学得挺快。”老伴何友亚当时一边观察患者生命体征,一边指导家属:深吸一口气,再用力喷进去,一定要有节奏……

  三人合作了三分钟左右,老人的呼吸终于恢复了,但神志依然不清醒。好在事发地离二院也就几百米,好心人借来了轮椅,大伙一路奔跑着将病人送进了急诊室。

  于守堤动过肺手术,跑不了步。等他赶到急诊室,病人已经接上了氧气和心电监护,开通静脉通道,医生已经接力在做心肺复苏,稍后内科主任也赶到了。

  当时和于守堤一起施救的,是老人的孙子潘先生。在电话中他告诉钱报记者,爷爷多年患有高血压、心脏病,今年1月刚做过心脏支架手术。19日上午,只有他和爷爷在家,老人突然胸闷气急,呼吸不畅。他不敢怠慢,赶紧开车带爷爷往二院赶。

  “路上我爷爷一直很难受,但神志还清醒。到了梅城菜市场附近,路堵住了,车过不去,我只好停车背上他往医院跑。”但没跑几步,老人就失去了意识,呼吸心跳也停了。

  “我也没学过急救知识,但当时没办法,只好照着电视里看到的样子给他压胸口试试看。”

  “心跳骤停后的4分钟内,是抢救的黄金期。”建德二院ICU主任郑晖说,人体的脑细胞如果缺血缺氧3分钟以上,就会造成不可逆的损害,“所以,第一时间进行以及持续进行有效的胸外心脏按压,是对患者的大脑功能恢复有很大作用的。超过黄金时间,大脑功能会被损害。”郑主任说,于医师的及时出手,无疑为病人争取了时间。

  虽然老人最终离世,但潘先生回忆起于医师老两口的义举依然感动不已。“非常感谢他们,还有现场帮忙的许多好心人。”

  于守堤医师,1960年金华卫校医师班毕业,1961年调任至浙江省第三康复医院(建德二院前身),退休前曾是建德二院的内科主任。在退休后仍坐诊专家门诊,直至74岁。

  从医51年,入党36年,说起19日的事,于医师和老伴都一直强调,这完全是应该的,是本行,是职责。“如果看到了没去做,良心过不去,夜里也睡不着。 ”

  建德二院ICU主任郑晖,医科毕业后进了二院,就由于守堤带着行医。说起于医师,他用“良师益友”来形容。“每次查房,他总是最慢的,因为每张病床前他都停留很长时间。www.5098.com,他查房,我们必须把病人的片子、报告带在身边,因为他总要仔细比对,还要对我们讲解。”

  最让郑晖钦佩的是83高龄的于守堤,依然勤学不辍。“每年的糖尿病、高血压指南,他都从头看到尾,我有时候都只来得及看更新部分。平时在报刊、网上发现新的医疗亮点,他也总是通过邮件发给我们。医院的图书室,新到的期刊他也是借得最勤的。”

  让同事们佩服的,还有医术。二院党总支副书记罗伟君说,有一次她的朋友尿路感染,在别的医院挂了一个多月盐水还是没好,最后都下不了床。她推荐了于医师,只开了一盒很便宜的司帕沙星就治好了。

  于守堤是浦江人,小时候家乡浦阳江年年泛滥,父亲遂给他起名守堤。因为读到荷兰小男孩用手指堵住堤坝管涌整整一夜,自己手指截肢却护住了一座城的故事,还给他起了一个号“兰童”。

  于守堤小时候几场大病,都是靠当小学教师、又自学中医的父亲救活。看到的第一本书不是课本而是《本草备要》。初中毕业,第一志愿填的本是水利,却因为数学没考好被第二志愿金华卫校录取了。

  因缘际会间,世界上少了一名水利工程师,多了一位出色的内科医师。相同的是,无论是守堤还是行医,守护的都是他人的生命。

  一次是在村子里发现一个得了败血症却无钱送医的小女孩,给了她父亲五元钱让他送孩子就医。多年后家属辗转找到救命恩人,女孩已经出嫁了;

  还有一次是一个中毒性肠胃炎的幼儿,脱水到无法强心针静脉注射;他明知违反医疗规则,但为了救人大胆采用双倍剂量肌注。用毁掉职业生涯的风险,救回了一条小生命……

  他说,无法忘记1962年全国困难时期,老院长托护士长把全院分配到的仅有的两只鸡,炖熟了给在杭州住院的、初来乍到的他送去;也无法忘记多年来前辈、同事一路上的相扶相携。“当医生,工作很苦,但也让我幸福。医学不仅救了我自己,也让我有机会挽救他人,这让我觉得这一生都很值得。”www.78345.com国际社会不应被西方的片面之词蒙蔽